正在加载...
提示
取消 确定
出自 中國歷史地名數據庫

九江

檢視
(已重新導向自 )
前往: 導覽, 搜尋

《中國古今地名大辭典》

《書禹貢》「九江孔殷。」按九江之説,漢宋不同,分疏如左。㈠漢儒諸説:(甲)《書孔傳》荆州界分爲九道。《漢書地理志注》應劭曰:尋陽分爲九。《郭璞江賦》流九派乎尋陽。《郭璞山海經注》「地理志:九江,今在潯陽南。潯陽分而爲九,皆東會于大江。」按此言大江尋陽分而爲九也。説始於孔安國,應郭諸家承之。(乙)《漢書地理志》尋陽,禹貢九江在南,皆東合爲大江。《書正義》「鄭云:九江從山谿所出。地理志:九江在今廬江潯陽縣南;皆東合爲大江。如鄭此意,九江各自別源,非大江也。」此言九江各自別源;皆東合大江也。按漢儒之説;皆謂九江潯陽。孔謂分九派,鄭謂九江從山谿所出,雖立説稍異,而謂在尋陽則一。太史公《河渠書》:余南登廬山,觀禹疏九江。《水經淮水注》:秦立九江郡,治壽春縣。兼得廬江豫章之地,故以九江名郡,是皆謂九江潯陽也。(丙)《潯陽地記》一烏白江,二蚌江,三烏江,四嘉靡江,五畎江,六源江,七累江,八提江,九箘江。《張須元縁江圖》「一三里江,二五州江,三嘉靡江,四烏土江,五白蚌江,六白烏江,七箘江,八沙提江,九廩江,始於鄂陵,終於江口,會於桑落洲。」按鄭氏言九江從山谿所出,而不詳其名。陸德明經典釋文,求其地以實之,引潯陽地記縁江圖爲證,今諸水已不可考。以始於鄂陵會於桑落州言之,蓋以二省間入江九水爲九江也。(丁)《晉太康地記》:「九江,劉歆以爲湖漢九水彭蠡澤也。」此言贛江挾諸水入鄱陽九江也。九水同注彭蠡以入大江,故謂之九江。《漢志》:湖漢水雩都東至彭澤,行千九百八十里。入湖漢之水八:鄱陽鄱水餘干餘水艾修水新淦淦水南城盱水建成蜀水宜春南水南壄彭水,入大江之水一。豫章水,卽所謂湖漢九水也。以《漢志》言,湖漢水豫章水。朱子則謂湖漢水彭蠡。㈡宋儒諸説:(甲)《朱子九江彭蠡辨》宋初胡旦,近世晁説之,皆以洞庭九江。《蔡沈書傳》:「九江,今之洞庭也。九江郡尋陽,乃禹貢揚州之域,不得以荆州之水當之。」按以洞庭九江之説,始於胡氏。《山海經》云,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常遊於江淵。澧沅瀟湘,在九江之間。殆卽胡説之所本。(乙)《朱子文集》「曾彥和言九江卽是洞庭。引《漢志》沅水漸水元水、(《小學紺珠》作「撫」。一作「無」。蓋無訛爲「无」。又轉作「元」也)。底水,(《小學紺珠》作「辰」)叙水酉水澧水、(一作「醴」)湘水資水,皆合洞庭。東入於,故洞庭亦可名九江。」此曾氏承胡氏之説,以入洞庭諸水爲九江也。《朱子答董叔重書》九江之説,只可大概而言。若論小水,則湖南尙有之屬。《金履祥書經注》:「古者澧先入九江數外。今考朱子文集及漢史及江陵新志,更定九江,曰瀟江湘江蒸江澬江沅江漸江序江、(卽叙水辰江酉江。」按此説視曾説去二水而益以。《禹貢錐指》云,朱子據導江文。先合而後過九江,故不數,無字誤作「元」。朱子以爲亡是水,故置之。近世主宋儒者多宗此説,姚鼐則以此説爲非。⦿《寰宇記》「浙江揚子江楚江湘江荆江漢江南江吳江松江、爲九江。」此總南條諸水爲九江,非禹貢之九江也。

《史記》

《史記卷二•夏本紀第二》

九江甚中

《史記集解》

孔安國曰:“江於此州界,分爲九道,甚得地勢之中。”鄭玄曰:“《地理志》九江尋陽南,皆東合爲大江。”

《史記索隱》

按:《尋陽記》九江者,烏江蚌江烏白江嘉靡江沙江畎江廩江隄江箘江。又張湞《九江圖》所載有三里五畎烏土白蚌九江之名不同。

《史記卷七•項羽本紀第七》

九江

《史記正義》

九江郡壽州也。楚考烈王二十二年,自壽春,號雲郢。至王負芻爲秦將王翦、蒙武所滅,於此置九江郡。應劭云:“自廬江尋陽分爲九江。”

《史記卷一百二十九•貨殖列傳第六十九》

衡山九江江南豫章長沙,是南楚也,

《史記正義》

九江,郡,都陰陵陰陵故城濠州定遠縣西六十五里。

《讀史方輿紀要》

《讀史方輿紀要卷一•歷代州域形勢一•唐虞三代、春秋戰國、秦•三十六郡•九江》

南直鳳陽淮安揚州廬州安慶等府及二州、江西境內州郡皆是其地。郡治壽春,因都也。

《讀史方輿紀要卷四·歷代州域形勢四·南北朝、隋·梁·九江》

故江州。

《讀史方輿紀要卷八·歷代州域形勢八·宋下、夏遼金元附·元·九江》

元曰江州路

《讀史方輿紀要·江西一·江西名川·九江》

九江大江也,在九江府城北。其上流自湖廣興國州東流入瑞昌縣界,又東南流,北岸為湖廣黃梅縣新開口鎮,東南流六十里,而經府城東北之潯陽驛,又六十里為湖口縣彭蠡驛,又東北六十里為彭澤縣龍城驛,又百十里即南直望江縣雷港驛也。亦曰潯陽江,蓋大江之隨地易名耳。 《禹貢》:「九江孔殷。」又曰:「過九江。」蓋今之洞庭湖,而說者以為在潯陽。司馬遷曰:「余南登廬山,觀禹疏九江。」淮南王安曰:禹鑿江而通九路。」班固曰:「九江潯陽南,東合大江。」應劭曰:「江自廬江潯陽分而為九。」鄭玄曰:「江至潯陽分為九道。」郭璞《江賦》:「 源二分於崌崍,流九派於潯陽。《潯陽地記》:「禹疏九江,一烏白江,二蜯江,三烏江,四嘉靡江,五畎江,六源江,(一作「沙源江。」七廩江,八隄江,九箘江。(箘一作「茵」。) 張須元《緣江圖》云:「一三里江,二五州江, 三嘉靡江,四烏土江,五白蜯江,六白烏江, 七箘江,八沙隄江,九廩江,參差隨水短長,或百里,或五十里,始於鄂陵,終於江口,會於桑落洲。」張僧監曰:「九江一名白馬江,去州五里,是大禹所鑿九江,分流三百餘里,至桑落洲合流。」孔穎達曰:「大江分為九江, 猶大河分為九河。」賈耽曰:「江有八洲,與江為九。」宋白曰:「九江江州西北二十五里。 」晁公武曰:「九江一水而名九者,猶太湖一湖而名五湖昭餘祁一澤而名九澤耳。」又劉歆言:「九江者,湖漢九水入彭蠡澤也。」(湖漢水即今貢水。)酈道元則云:「自沔口以下有湖口水加湖江水武口水烏石水舉水巴水希水蘄水利水,皆南流注於江。」 皆可傅合九江之說。宋曾氏云:豫章之川如彭水、(即今章水。)鄱水塗水之類凡九,合於湖漢,東至彭蠡入江,九江之名,或取諸此。」 蓋傳疑久矣。今府治後百餘步有庾公樓,其磯石突出江千百許步,為岷、嶓以下滔滔東流之少駐。自六朝以來,江州常為中流雄鎮,得其人守之,未易越潯陽一步也。至於江中洲嶼,節節有之,自昔舟行附南岸者謂之內路,附北岸者謂之外路。宋晉安王子勛將劉胡自鵲尾(見南直寧國府。)敗還潯陽,於江外夜趨沔口。蒼梧王初以黃門郎王奐鎮夏口,恐過潯陽為桂陽王休範所劫,留使自太子洑竟去,(太子洑見湖廣黃梅縣。)蓋即江外趨沔口之路。今江防之設,始自潯陽,蓋大江而來,小水附入者益多,波流衍溢,汊港縱橫,且東近金陵,風帆易達,故為備不可緩也。

《方輿勝覽》

《方輿勝覽·江西路·江州·郡名·九江》

《晃氏志》:「太湖一湖而名曰五湖昭餘祁一澤而名曰九澤,丨丨一水而名曰九江。」

《方輿勝覽·江西路·江州·山川·九江》

《尚書》注:「於此分爲九道。」在德化縣。一烏江,二蚌江,三烏臼江,四嘉靡江,五畎江,六源江,七廪江,八隄江,九箘江。與前説不同,當考。

《太平寰宇記卷之一百一十一·江南西道九·江州·德化縣·九江》

《尚書》注云:「于此分爲九道。」《潯陽記》云:「九江潯陽,去州五里。名白馬江。」是大禹所疏治,于桑落洲上二三百餘里合流。昔秦皇、漢武並登廬山,以望九江也。

《天下郡國利病書》

《天下郡國利病書·北直隸備録上·徐問百川考·荆州·九江》

九江,孔氏以爲潯陽,非是。九水,是爲九江,皆合于洞庭;過巴陵,合川水;入武昌,合漢水;東南下入揚子江,衝北岸甚急,與江水俱入于海。

《天下郡國利病書·江西備録·形勝·九江》

西北爲南康,又西北爲九江

《天下郡國利病書·江西備録·九江府志·九江》

設關用鈔法,料船丈尺榷之,自宣德四年始。九江關臨清淮安金沙並設户部主事分司監之,歲週而代,自景泰元年始,至者自李蕃始。初以部題領精微批行事,其奉勅書并給關防,自隆慶三年始。關時罷,時復之,時分司,時易以府佐。其遣分司不復易,自正德五年始。隆慶三年,命九江近府三關商税,行各府掌印官收解,其河西務臨清淮安滸墅,委廉幹佐貳五日一送,貯府州庫,府州正驗解,移文主事稽查,各具數報部。萬曆二年,以九江關去府城二里許,大江洪波激舟,維纜無處所,乞照河西務等例。詔許之。今每季開府佐名謂之協關,然亦未嘗與關事。勅書仍令主事填單,發九江府掌印官驗收解如前例矣。 船料不下五尺,大不溢三丈六尺。五尺,鈔二十貫五百五十有五,錢四十三文奇十之一。(鈔一貫,折銀三釐,錢七文,折銀一分。)大則漸差上之。初本色,既折色,既兼本折以爲常。(今每解至京,必易錢鈔入内承運庫,遂以有用化無用矣。)諸關空而不課,九江課空,課脚船。凡船,鹽船大,苗船速,苗船上水輸下水,下水達行,免船。九尺以下者月二行,一丈以上者月一行,餘行不免。木簰無漲船不料,漲船料如常船,(今不爾也。)劃船達行,舊課歲一萬有奇,累增二萬五千兩。天啓元年,軍興用不足,加增課之半。 嘉靖四十二年,給事中張鳴瑞建言請移關湖口。下撫按議,未便,添設湖口廠,算安慶鄱陽湖往來舟船,府佐董之,以其料附關。隆慶元年,御史張啓元言湖口兩山夾峙,岸石巉阻無迂,江水激勵萬商,遂罷湖口廠。 萬曆戊戌春,九江奸民馮萬善,先以領解麂皮胖襖入京,耗蠧盡,計無所出,與其黨朱國泰、熊文耀、楊華春誘中人以礦税之利,進湖關圖。上俞之,爲遣奉御李道,萬善等號爲本頭,翼以都下無賴。秋九月,至湖口,始立廠。初料船,中分江關額抄。既見貨税可居,奏請征商,遂有督理湖口蘄黄安慶之號。括行旅,舐膚入髓,稽盤泊久,暴雨疾風,漂没相繼,風激濤奔,舟維縶不及施,有闌上下者,輒張弓矢射之,痛哭之聲不絶。開黄牛洑文昌洑楊港武曲港,欄佗鵞洲 八里江,名爲蟻舟,實令近岸,得洞悉貨物之底裏而錙銖算之。巡攔劉世臣追糧舟入湖不及,駕言南康縱之。奏入,有旨逮南康守吴寶秀、星子令吴一元、巡司某。逮之日,寶秀夫人投繯死。壬子,武林葛寅亮兵稱江州,絶道使,不受餽遺,檄守備江西同知湖口縣爲約束。時緝其横魁斃之獄,次者椎楚囊三木市中。先是税廠獨本監功令,見者咋舌。葛下車,發禁緝告令數十楮,重揭之廠壁,商民始知有意臺紀綱矣。久之,撫按交章奏請撤監税,最後道亦自辭。詔暫令南、九有司領其事,以其金錢附省監潘相。泰昌登極,盡罷之。

《輿地紀勝·卷三十·江南西路·州沿革·江州·景物上·九江》

《類要》云:按《尚書》注云:『江於此分爲九道。』《圖經》云:在德化。一烏江,二蚌江,三烏臼江,四嘉靡江,五畎江,六源江,七廪江,八隄江,九箘江。